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王刚的工作室

学现代教育技术 做世纪教育先锋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引用 要向窦老师那样细读文本  

2010-07-09 10:00:55|  分类: 教学感悟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本文转载自紫荆教苑《要向窦老师那样细读文本》

 

引用

紫荆教苑要向窦老师那样细读文本

老师曾将教师对文本的细读比喻成医生给病人看病:到医院看病,你或许会经历这样的情景——听说你感冒了,对面的医生看你一眼,验血、验尿、照胸透,然后对照着一大堆化验单给你开出一堆感冒药;若说身体哪个部位不舒服,医生会开出一摞单子让你接受检查——“B超”、“彩超”、“CT”……医生成了高科技医疗器械的附属品,而自身“望、闻、问、切”的本领却退化了。
  由此,她想到了我们教师解读教材的能力。

教材好比一个需要你诊断的人,当然不一定是病人。对教材把握的准确程度,之于语文老师,好比“望、闻、问、切”之于一名医生。对一个专业的语文老师来说,解读教材的重要性毋容置疑。语文老师们都应当问问自己,你能静下心来,什么现代手段也不凭借,独立解读教材吗?拿到教材后,你究竟是如医生凭借医疗器械一般,靠着上网查阅、复制粘贴的方式寻找答案,还是能够拥有一份面对文本的底气?现代网络技术的高度发达,使得我们教师缺少了“静悄悄地琢磨”文本的细心与耐心。还有一些老师,已经习惯了依赖教参进行教学设计、选择教学方法,喜欢照搬教参现成的“教材分析”。一旦离了这根拐杖,几乎寸步难行。
  没有对文本的深度触摸,没有对文字的反复咀嚼,长此以往,语文教师专业化发展的标志——解读教材的功夫和能力就会丧失殆尽。这就引出了文本细读。
  教学之前的细读,她没有囿于这篇课文本身,而是把它放在一个宏大的文化背景下,阅读了大量的相关资料,如《论安徒生童话的悲剧意识》、《以乐写哀倍增哀——卖火柴的小女孩反衬描写赏析》、《童话教学方法谈》------同时,我们还读了《儿童文学教程》、《小说语言美学》、《相信童话》等相关理论书籍。然后再对课文和叶君健原译文进行对比,在比较中进行质疑与确认,写下了一万多字的解读札记。
  在此基础上进行教学设计,先后易稿14次,虽然最终上课只从其中取一瓢饮,但每次设计的角度不尽相同,为教学思路的形成提供了头脑风暴,更为今后解读同类文本拓展了视野。由此我们感到,这样的细读文本才是最好的备课。
  而且这一课,是他们学校“共教、共读、共写”校本教研方式年度研究的课例,目的是通过共同研究《卖火柴的小女孩》,来实现教师共同理解共同分享,直至共同成长。
  那么,怎样细读文本呢?窦老师的做法是:
  1.抓住语言细读
  文本细读的起点一定是文章的语言。触摸文本,咀嚼语言,悉心体味,发掘内蕴——作
  为语文教师,一定要有这个耐心,当然更要有这个能力,用一双敏锐的眼睛,发现文章字词句段、标点修辞上的亮点,并且将自己解读到的亮点变成课堂上学生学习的着眼点。以细读词句为例,我们应当反复琢磨、体味隐含在词句中的深刻意义。
  如《卖火柴的小女孩》课文第一句,“天冷极了,下着雪,又快黑了。”一个冷,而且还
  “冷极了”已表达出冷的程度;加上雪,更冷;还有冬天的黑夜,又是一个冷。三个冷,放在一起,层层推进。而且别忘了,这是大年夜,寒冬腊月、冰天雪地——所有这些加在一起,该是个怎样的冷呀!细读之后,我们仿佛看到了那雪花纷飞、寒风刺骨的场面。如果说夜幕的下垂,好比轻轻揭开了故事的序幕,那么,原来看似简简单单的环境描写,却让我们一下子就置身于故事的情境当中。读出了这样一层意味,后文中提到的小女孩光着头、赤着脚就更能唤起我们的同情和怜悯。可见,每一个用词后面,都有一份深长的意味。
  再如,“这一整天,谁也没买过她一根火柴,谁也没给过她一个钱。”这句话的本意就是,
  这一整天,没有人买过她一根火柴,没有人给过她一个钱。言外之意是——小女孩一天也没卖出过一根火柴,一天也没挣到一个钱。但课文中却有意规避了这样的写法,两个看似简单的“谁”,剔除了泛泛的“大多数”——“没有人”,表现的是所有的人无一肯施舍自己的同情;体现出不是小女孩不肯用心努力换得温饱,而是面对如此美好可怜的生命,世人的冷漠已经达到无以复加的程度!看似简单的“谁”,让我们强烈地感受到,原来这寒冷不仅从头冷到脚,还是从外冷到里,从身体冷到内心。所以,细读文本的时候,抓住重点词句品读,不但能读到词语本身的信息,引发开去,还会获得更为深刻的感受。
  文学作为语言的艺术,常常并不是“直白”地将自己的意思说出来,而是要运用象征、
  借代、拟人、想象、夸张、隐喻等“艺术表现手法”来表达。我们在解读文本时,自然也要注意以“艺术表现手法”为突破口,读懂“语言艺术的内蕴”,对文本“庖丁解牛”而不是“大卸八块”。
  总之,细读语言,从词与词、句与句、段与段的联系中揭示含义,把知识语言、文字语
  言变成心灵语言、智慧语言,我们的语文教学,方能有意识、有方向、有技巧的以“艺术训练”来代替“重复劳作”。
  2.抓住细节细读
  文本细读,除了对语言进行玩味、推敲,文本中的某些细节也是我们值得发掘的点。
  例如《卖火柴的小女孩》,这个题目本身就非常值得玩味。这篇童话一个非常具有创造性的地方在于主人公“小女孩”的角色定位,她的性别一定要是女孩子。惟有如此,才显得楚楚可怜,令人心疼。而且,在这小小女孩的微小的生命世界里,还对应着数不尽的大:那些不肯买火柴的大人,那双大鞋,那辆大马车,那堵高大的墙等等——都代表着,小女孩所生活的是一个强大的世界。这个强大的世界,为这小小的女孩提供的只有——不尽的寒冷,无边的饥饿,不尽的难过,难掩的悲伤和无限的孤独。
  所以,她卖的一定是火柴,唯有火柴,才能提供光明、提供温暖,才能和黑暗、寒冷构
  成反差,形成张力。火柴也是小的,火柴发出的光也是小的,火柴本身就是一个小小的意象,与小女孩弱小的生命形成呼应。
  但,这个小女孩,却用小火柴,拥有了温暖和光明。火柴能有如此的魔力吗?究其根本,
  并不在于火柴有多么强大的力量,而是这个“小”女孩,用自己美好的内心世界,包容了那些不肯买火柴的大人,那大马车,那高大的墙。同样,就是因为这“小”中孕育着“大”,女孩才能看见那大大的火炉、又大又美的圣诞树、高大的奶奶。原来,小小的女孩用美好的心点燃了小小的火柴,而这小小的火柴又反过来点亮小女孩的整个生命。这,就是童话永恒的魅力。
  3.抓住结构细读
  文本细读,要求我们不能像以往那样,自以为是地抓住一句话,两个词,片言只语,
  断章取义,“只见树木,不见森林”,而造成对文本的曲解或误读。文本细读,“结构”是一个不容小觑的“点”,而这恰恰是我们以前忽略的地方。结构主义认为:“事物的真正本质不在于事物本身,而在于我们在各种事物之间的构造,然后又在它们之间感觉到的那种关系。事物是由各种关系而不是由事物构成的。”在细读文本时,把握好文章的篇章结构,就会对文本有一个更具高度的宏观认识。
  我们发现这篇童话的结构有两个特点。一是整篇文章的前后对比。文章以火柴的点燃为
  分界,前半部分我们读出了小女孩的“不幸”,后半部分读出了“幸福”。而这“幸福”与“不幸”之间的桥梁,表面上看是火柴,实际是女孩内心对苦难的承受,对幸福的渴望。于是,前半部分中女孩的寒冷、饥饿、恐惧、孤独、悲伤这些“不幸”,因火柴这个意象,更准确地说因为渴望,使她获得了如后半部分所写的温暖、满足、安宁、慈爱、快乐这些“幸福”。“不幸”与“幸福”之间有了渴望,便形成了一个拱形的结构。
  其次,第二部分中关于小女孩获得“幸福”的描写,具有反复叙事的结构特征。反复叙
  事最先由法国结构主义文论家热奈特提出,是指对同一事件的反复叙述而非重复,这种反复不是颠三倒四、罗嗦累赘,而是看似使用简单,实际上经过认真选择的词语,加上不时重复强调主题的主要词语,以期加强叙述效果,起到一波三折、引人入胜的叙事效果。文本从第五自然段开始,到十一自然段,小女孩一共划了五次火柴,小女孩第一次看见了火炉、第二次看见了烤鹅、第三次看见了圣诞树、第四次看见了奶奶、第五次奶奶把她抱了起来,在光明和快乐中飞到了一个没有寒冷、没有饥饿、没有忧愁的地方。如果将小女孩这些梦想罗列在一起,不是更一目了然吗?可是安徒生却是这样一次次地反复描写,把这些美好的梦想放在了五次点燃火柴的过程中,不仅写出了小女孩梦想变化的嬗递,也用女孩的动作——“她敢从成把的火柴里抽出一根”、“她又檫了一根”、“她又檫着了一根火柴”、“她在墙上又檫着了一根火柴”、“她赶紧檫着了一大把火柴”,表现出女孩对于光明与温暖执著的渴望。细读品味,就会发现这样的反复叙事,不仅读起来引人入胜,更于不经意间让人性最美的光芒辉映于读者的心田。
  4.抓住背景细读
  要使文本细读不浮于表面,应该把文本放在特定的历史文化语境中进行“情境还原”。
  作家的写作常常是在特定的情境下进行的。特定的民族文化心理、特定的历史时代、特定的创作环境、特定的写作机缘、特定的心情------我们必须把握这些元素方能“得作者之用心”,这样的解读才会更为真实、丰满、深刻。背景虽然通常并不直接显现于文本之中,但却决定着文章的笔力走向、意蕴主题。
  《卖火柴的小女孩》作为一篇西方童话,读者解读的时候必然要考虑西方文化的背景。
  安徒生的童话之所以不朽,原因之一是其童话富有深刻的哲学意义。这位有着基督教信仰的作家,作品主题中总是洋溢着美好与高尚、谦卑与高贵、恬淡隐忍与梦想的追求——这人性最光辉、最伟大之处,为此作品的宗教内涵同样值得重视。文中两次提到上帝:“有一颗星星落下来,就有一个灵魂到上帝那里去了。”“奶奶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高大,这样美丽。奶奶把小女孩抱起来,搂在怀里。她们俩在光明和快乐中飞走了,越飞越高,飞到那没有寒冷,没有饥饿,也没有痛苦的地方去了——她们和上帝在一起。”改编之后的课文呢,把后一句中的“她们和上帝在一起”删掉了。当然,教材编写者为避免歧义,这也是情有可原的。
  但是,前文提到“上帝”,删掉后者,没有承接,显的突兀。没有了天堂光芒的烛照,
  那个“地方”,让人想到的依然是死亡,带给人的还是一种伤感。可谈到“上帝”,寒冷孤独中的人儿便有了依托,有了一个可以获得满足的地方,避免了生死离别的痛苦与悲伤。跟上帝在一起,就是跟美好、善良、幸福在一起!
  如果站在西方文化背景下考量,这也许并不是迷信,而是灵魂的寄托、精神的皈依。正
  如安徒生说:“幸福不是艺术家的名声,王冠的光辉------幸福存在于对清贫的满足,对苦难的承受。追求幸福的途中,或许才是最幸福的。此刻,上帝与我们同在------”因为有了文化背景的支撑,在解读这篇经典童话时,我们就可以抖掉政治的包袱:不必像过去那样仇恨资本主义。虽然以西方基督教文化来阐释这个经典童话并不一定是唯一的选择,有关“上帝”的言说也不一定要强加于人,但如果我们通过自己的教材解读和教学,带给孩子的不是苦难,而是梦想;不是绝望,而是幸福,童话的积极意义方能由此显现。而这也是符合课标“关心当代文化生活,尊重多样文化,吸取人类优秀文化的营养”的精神。
  其实,背景就是一条河流,人类历史发展的规律催生这条河流的浩荡逶逦,虽然流淌的
  过程中也会接受或分化一些小的溪流,但其主流则是日益壮大的。在这漫长的流变中,一个个的作家,一篇篇的作品,自然成为这大河流中的“一滴”,有其自身的“个性”,但也自然会直接或间接地表现出“主流”的特色。所以,把文学作品放在文化发展的大背景中去解读,就可能具有历史的眼光,可能对文本的深厚内蕴做出更为深透的阐释,并发掘出文本中所蕴涵的独特的价值及意义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摘自《小学语文网》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33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